台灣專利環境大體檢


結合物理、化學、生物…等多元化的科學,【科學少年雜誌親子報】精選雜誌內容,給你有趣又好玩的科學知識。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5/03 第235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北美智權網站
 



 
 
 


專利評析 台灣專利環境大體檢 王美花:不滿意但尚可運作;吳冠賜: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USPTO新局長挑戰解決專利適格性及IPR程序兩大難題
   
法規訴訟 2017年商標申請量成長17%,爭議案創下1,801件新高!
   
深入報導 FED一縮表,全球重感冒
   
智財管理 吳茂昆大陸申請專利爭議淺析
   

 



台灣專利環境大體檢 王美花:不滿意但尚可運作;吳冠賜: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李淑蓮╱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在專利師公會10周年暨第一次專利師節慶祝活動中,經濟部次長王美花在致詞時表示,從專利師法制定後,10年間一路走來,期間跌跌撞撞,到今天整個專利制度,雖然不太滿意,但尚可運作。雖然語帶無奈,但言若有憾,心實喜之。因為凡事必須要先有才能求好,專利師法生效,代表了台灣專利制度納入正軌的第一步,而台灣的專利制度也的確漸漸的在進步。會後,北美智權報專訪了專利師公會理事長吳冠賜,他表示雖然過去公會作了很多努力,一點一滴的改善了台灣的專利環境及逐步提升了專利師的地位,但整體而言,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從專利師地位的提升、公會的定位、專利師考試的窘境、以及專利事務所的經營形態等不同面向,吳冠賜一一談到目前台灣專利大環境急需改善的地方。

攝影:李淑蓮

專利師地位及公會功能的提升

說到專利師地位,專利師節及專利師法袍的認證通過,可以說是吳冠賜在公會理事長任內,對提升專利師地位的顯著成績。然而,在現實面,對專利業界的資深從業人員來說,擁有一張專利師證照跟沒有證照的差異沒有很大,尤其是資深的專利工程師,只要寫出來的專利稿獲得客戶認可,一紙證照對他們而言,加分作用不多;反觀在法律界,擁有律師執照跟沒有律師執照的從業人員,卻是高下立見。

針對專利師地位提升的部分,吳冠賜認為可以分個人及專利師公會2部分來談。就個人的部分,他認為在專利師制度下,專利師不應只局限在專利稿撰寫,而應該是專利、商標、著作權等等通通都要懂的從業人員,同時也要了解企業營運與研發方向,如此一來,才能協助企業進行專利管理和維權。事實上,專利師資格對已經很有經驗、收入很豐厚的專利工程師來講,加分不多;但對一些較年輕或是看得比較遠的專利從業人員,像是未來要轉型業務,要出國去洽談,那專利師身份則絕對有加分作用。再者,如果有成立事務所的計劃,那更是一紙證照不可少。

吳冠賜指出,在國外專利師的地位都很祟高,台灣的專利師到國外開會,都很受歡迎,很多人要跟專利師互動,但在台灣,專利師就比較沒有聲音,能見度也比較低。他說,就個人部分,不代表有了專利師證照後寫出來的專利就比較好,或是賺錢的機會比較多,最重要還是客戶是否買單,這是很現實的問題。但在整體專利師族群的部分,專利師公會有一些任務及目的,像是有系統的吸收知識、提供一個平台讓專利師來演練、組團出國去推廣……等等,公會有很大的功用是在這些地方提升專利師的地位及能見度,如果沒有參與其中的人是很難理解的。

吳冠賜強調,專利師公會是一個針對所有IP人員(包括企業IP人、日本代理人、美國代理人、中國代理人)提供服務的公益性平台,也為各行各業的智權從業人員提供服務,不僅是專利師,也包括律師、專利工程師、專利代理人、專利行政及專利管理人員等等。這種觀念跟以前不太一樣,變成大家都是一夥的夥伴關係。

在經過多年的歷練,吳冠賜指出專利師公會現在相當有組織,可以到世界各地去開會,這是專利師個人做不到的。而且專利師公會設有14個不同的委員會,可以吸收政府各種不同的資源,累積很雄厚的知識。他說:「專利師公會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提升台灣業界水平及經濟水平,特別是在智財權這一塊。」

從現實面來看,因為專利師公會可以有系統、有組織地收集很多資料,如果政府有專利相關的案子要委託,公會可以游刃有餘的找各方面的專家來處理。他說:「如果找很多第一線有經驗的專利從業人員來集思廣益,所做出來的東西會比較務實」。

就像現在政府為了產創條例修正而需要推動的無形資產評價,各方都在角力,又要做教育訓練又要考試,而吳冠賜的看法是,當中有些部分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理釐清,像專利因為又有技術又有know-how,所以不太適合與其他無形資產像是商標和著作權等混在一起處理。他指出公會在第一時間已去拜訪過工業局及智慧局,在子法訂定的第一時間已經切入,專利師公會的想法是只要受過相關訓練及通過考試,所有人都可以擔任無形資產評價師,但是,無形資產的範圍很廣,專利的技術也很多樣,如果只是利用一些會計原則就來進行無形資產評價,那等如是緣木求魚;評價出來的東西如果沒有數據或是報告支持,別人是不會買單的。所以要在評價後還要回過頭來談可行性,像是技術買賣平台、融資的參與。

至於其他像是生產流程、經營管理、工程參數等等,都是knowhow。這些東西都會影響到技術的價值,所以必須有一些懂專利的人,去製作一些專利地圖、專利佈局等等,才知道專利能不能實施,執行力道有多強……,如此一來,才會真正了解這個專利的價值,有時候還要整個專利家族來評估。吳冠賜指出這些都需要有經驗的第一線專利從業人員來執行,而專利師公會願意在技術報告的部分提供支援,像公會今年剛成立了無形資產評價委員會,就這方面提供專利師全方位的完整訓練。

政府該給公會及專利業界的支援及協助

回想當年,吳冠賜覺得以前大家都很保守,就算是現在,會經常參加公會活動及對專利師公會有感覺的專利師應該也不會超過5成。另外有5成根本不會跟公會打交道,這些隱性的公會會員有些原本就是從事專利工程師的工作,即便考上了專利師,在加入公會後,還是做他原來做的事情,從事他原本的工作。這一類型的會員對原本賺的錢就很滿意,也不需要與外界打交道,而另外一類型則是有興趣於處理會務的,但為數不多。

反觀日本的弁理士